菜单

林寿宇:为何在白色的天地里,他无人能比?

旭宝轩动态 2018-11-06 10:25

在2018年的香港春拍中,除了遍地开花的赵无极、朱德群、常玉等早期华人大师,在亚洲现当代艺术板块中,若论谁是上升势头最猛,最不容忽视的新星,当属以白色极简主义迅速征服亚洲市场的林寿宇。

2018年香港的拍卖中,林寿宇市场积蓄数十年的力量集中爆发。不仅连续4度刷新个人拍卖纪录,最高价格直逼千万(目前纪录为9月30日,在香港蘇富比以912万港元成交的《12.12.63》),单季成交总额甚至超过以往十年的成交总和。其价格走势蹿升之快,引发了许多人对这位曾经的台湾抽象艺术宗师的兴趣。

 

1960年代正值人生最好年华的林寿宇

 

而与此同时,伦敦邦瀚斯也集林寿宇五位后人之力,在10月2日举办了林寿宇在欧洲的首次回顾展,试图打开林寿宇的全球影响力。作为华人抽象艺术的先行者,回顾林寿宇波折的一生,其不凡的身世,卓尔不群的审美品位,以及甘心放弃盛名归隐林泉的人生态度,足可称得上是华人现代艺术家中的奇葩。而在眼下越来越汹涌的亚洲抽象艺术浪潮中,林寿宇半世纪前的创举,会在当下激起怎样的认同?

 

最后的贵族

 

从年轻到晚年,林寿宇经常穿着笔直的衬衫与白西服,1米8的个子显得高大挺拔,举止带有英国绅士风范。年轻时活力十足,说话铿锵有力,即使到了老年,腰杆还是挺得笔直,带着一双锐利眼神,风趣幽默,偶然认真地流露出创作时的不妥协与完美挑剔。在高雄市立美术馆五十年创作回顾展的纪录片里,言谈间他优雅地哼唱京剧,室内乐团演奏时,他还会充当指挥,跟着音乐摇摆,看得出学养修为不凡,潇洒形象至今留在人们心中。

林寿宇,名寿宇,字木生,号丁山,又号汝杰,1933年出生台中,为台湾五大家族之一的雾峰林家嫡系。他从小生长的宫保第,是台湾最大的清代官宅,也是全台唯一拥有两层观戏楼的大宅。林寿宇生前回忆在长辈大寿之日,家中男女老少依照性别辈份身分入座,观赏来自北京京戏团的演出,这也是他一生票戏的缘起。

 

2010年在自己50年回顾展上的林寿宇

 

林寿宇喜爱讲述幼年生活,像是年纪相仿的小书童打理他生活起居,身为长孙自小备受呵护疼爱,自言幼年过著“小小溥仪般的生活”。这些不只是追忆林家历史风华,也透露出林寿宇内涵养成的线索——环境优渥的文人世家,深受中国传统思想和京戏艺术等影响,因此他也被称为“最后的贵族”。

而后他跟随父亲上台北接受日本小学教育,1949年从台北建国中学毕业,而后赴英国伦敦研习建筑与艺术,一1958年毕业后留在英国专职创作,并于皇家艺术学院担任教职。

特殊的学习背景,让林寿宇说话总是台语、英文和中文“三声带”自然跳跃切换,一如他优游于东西方传统与现代思想文化之境,数十年的思索反刍糅杂成林寿宇式的艺术语言。

 

少年成名

 

林寿宇成名极早,1958年毕业后即开始在国际艺坛活跃。在最初的几年里,他的油画还是走很多前辈的中西融合视觉路线:如创造中国水墨随机滴流的效果,或者如马克·罗斯科似地以黑、白、蓝等大块面单色调填满画布,亦或是以少量的颜料肌理、色彩与白色空间对话。

 

林寿宇1958年出道前后的作品可以看出抽象表现主义和欧洲经典抽象的影子

 

林寿宇《一九五八年五月》 油画画布 1958年作

 

但没过几年,林寿宇即抛弃了其他色彩专注白色世界的经营。在1961年的首次个展上,林寿宇以“绘画浮雕”命名的作品首次亮相于公众,将雕塑的观念结合绘画的语言,创造出在艺术史上独一无二的绘画风格,开启另一度绘画空间,建构新的艺术体验。

除了突破平面空间的藩篱,沟通东方精神的白色亦是林寿宇为人称道的妙处。林寿宇以老子曰“五色令人目盲”阐述他对“白”的体悟:“白色是最有颜色的颜色,也是最无色的颜色;是最崇高的颜色,也是最通俗的颜色;是最平静的颜色,也是最哀伤的颜色;白色是所有颜色的总和。”米罗亦曾赞其:“在白色的天地里,没人能比得上你”。

 

林寿宇《绘画浮雕12.12.63》 油画 铝 画布 116.8×137.2cm1963年作 2018香港蘇富比成交价:912万港元

 

“可以这么说,1960年是他赋予中国风景画新诠释的一年,”林寿宇的女儿凯蒂亚(Katya)这么说。“对我而言,他独有的风格是在这一年诞生的。作品中有大量的黑色或黑色和波斯蓝。白色时期和那些有色作品同时发展,但后来白色居上。”“白色”(White)系列是重要的艺术史标记。这样的作品有浓淡深浅色调不一的白,成就出简洁有力的构图,不仅营造出流动感也活力十足。凯蒂亚又说:“我父亲会说白色有丰富的颜色!,就像光谱中的色彩,一个都不少。可以说,一个颜色却蕴含所有的颜色。”

 

女儿凯蒂亚观赏父亲创作© Richard Pare

 

全新的抽象方式令林寿宇的国际声望攀上顶峰。1964 年,年仅32岁的林寿宇即获选参加第三届卡塞尔文献展,为台湾地区首位获此殊荣的艺术家。1967年,他和朱德群、庄喆、丁雄泉、赵无极等人入选美国匹兹堡第四十四届“卡内基国际美术展”,林寿宇荣获“威廉佛瑞纪念收藏奖”,作品为卡耐基学会收藏,共同获奖的还有法兰西斯.培根。一时间,其作不仅在世界各个顶尖的美术馆展出无数,更被英国泰特美术馆、意大利国立现代美术馆、美国卡内基学会美术馆等超过三十间国内外一流的美术馆所珍藏。

而在1966年林寿宇的艺术生涯出现转折,此时他加入了当时的马博罗・新伦敦画廊(Marlborough New London Gallery)。画廊给他一笔合作费,对于林寿宇和他刚成立的家庭而言宛如找到浮木(他在台湾的家人已止付零用金)。他1970年展览的画册明确显示当时展出了二十件作品,其中许多如《三个形》(Three Forms,1970)等都运用到铝。

同年还有一个重要的乔迁计划。林寿宇举家搬到威尔斯(Wales)西海岸的格威弗林庄园(Gwynfryn Hall),凯蒂亚认为,搬到威尔斯的决定加上略为隐遁的个性,多少降低了大家对林寿宇的关注度。他在1975年结束了与马博罗画廊的关系。林寿宇提到双方关系破裂,导火线出自老板要他改从美国流行的照相写实画风时,一句“艺术家都像妓女”将他激怒,他将桌子一掀扬长而去,保住艺术家的尊严却也因此丢了饭碗。

 

拒绝重复,遁入空间

 

1982年,经人介绍回台中定居的林寿宇开始在台湾大鸣大放。他首先龙门画廊举办台湾首次个展,二十多幅白色系列作品引发台湾艺坛对于几何抽象和极简主义的热烈讨论,也对台湾抽象艺术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1983年,原本有意成立现代艺术部门的国立故宫博物馆,收藏了第一件现代艺术、也是唯一在世艺术家的作品,就是林寿宇的《绘画浮雕双联作》。

 

2018香港佳士得以514万港元成交的《绘画浮雕》(双联作) 与台北故宫收藏的林寿宇作品如出一辙

 

林寿宇,《喜悦》部份截图,1983

 

回到台湾让林寿宇一时间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地位,但他的工作室却不再有封塔纳或米罗的造访,失去了相互切磋的对手,和直言不讳的批评,令生性高洁的林寿宇无奈。于是在绘画成就攀向颠峰之际,林寿在1984年发表“绘画已死”的封笔宣言,转进空间装置的探索。当时他认为若创作工具和材料无法改变,新作品就无法产生,白色绘画之于他已达极致,“已经完全画不进去了,再进去只是重複自己,死路一条。”他以方形木框、直尺与卷尺构成的《封笔》系列,宣示接下来的演变。

 

2010年林寿宇50年回顾展中的作品,代表了林寿宇在装置方面的探索

 

1985年,林寿宇以极简雕塑《我们的前面是什么?》,获得台北市立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现代雕塑展”首奖。林寿宇将物件和场域的对话关系从平面转向三度空间,他喜欢使用原始的工业材料,创造出如小积木组件般的几何雕塑,藉由层层套叠或是景观雕塑般的实验摆设,将空间当成画布。

在之后近20年半隐居的生活,曾经的声誉逐渐被遗忘,但林寿宇对于艺术的思考未曾停歇,他不断抛出提问并反覆思辨质问。与其说他是艺术家,却更像哲学家,“我所做的作品都是一个建构,都是视觉性、哲学性的表达。”林寿宇自承艺术世界裡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唯一不变的就是继续的变化。”

 

2010年林寿宇借由展览回顾自己一生的创作

 

在积累20年的探索后,林寿宇于2009年举办了“复出”个展,并于2010年在高雄市立美术馆举办了“一即一切:林寿宇50年创作展”,2011年12月31日病逝。

 

重获市场青睐,物以稀为贵

 

1960年代,林寿宇在欧洲艺坛崭露头角,对照的便是声誉日隆的赵无极,两位华人艺术家前者用色简约形式纯粹、冷凝严谨,后者挥洒色彩、情感奔放,各自展开不同的视野。虽然目前尚未有统计其一生的作品数量,但林寿宇的创作数量相较于赵无极,亦或是朱德群都显得更为稀有。

而且林寿宇个性散淡,生前最后近20年接近隐居,使其市场声誉远不如赵无极、朱德群等同辈艺术家。在台湾1980年代末艺术市场大飞跃时,也并不是当时热捧的焦点。而且林寿宇最受市场欢迎的“绘画浮雕”(即1958-1970年代年代作品)更多散落在欧洲市场,亚洲拍卖行、画廊想找到一件合适作品并非易事,所以在2015年之前,其二级市场主要集中在伦敦、希腊等欧洲城市,香港及台湾拍场中仅零星可见。

 

图表-1 2006-2018年春林寿宇二级市场走势图,可以明显看出2015年后林寿宇行情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

 

2015年,林寿宇遗孀严筱良将大批作品捐赠给高雄市立美术馆,而高美馆借此举办了“剎那即永恒——2015林寿宇捐赠典藏展”是林寿宇在亚洲二级市场的转折性事件,据报道此次展览还因为太过火爆,而特意延期近半年,可见当时热度。而由于这批作品进入美术馆收藏,使本来市场流通不多的林寿宇作品变得更加稀缺。加之2015年由早期华人艺术家、日本具体派、韩国单色画派构成的亚洲抽象艺术线索已十分明确,林寿宇作为同时期的抽象艺术代表,同时也有相当的国际活跃性,受到重新关注。

 

2015年在“刹那即永恒-林寿宇典藏展”所展出的林寿宇各个时期的作品

 

而大陆藏家在其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热情甚至超越台湾和其他华人地区。如2015年8月,木木美术馆的馆藏展便展出了多件林寿宇的作品,并在后续有系统收藏构建。木木美术馆创办人黄勖夫(Michael Xufu Huang)是林寿宇的忠实爱好者。他特别推崇林寿宇在华人极简主义绘画中所扮演的先锋角色。“他的作品极为老练、品味高”他说,“我在其中看得出罗斯科等人的影响,即使是水墨作品都透露出蛛丝马迹。”作为指标性的新锐藏家,木木美术馆动作被许多同好看在眼里。

 

木木美术馆2015年馆藏展中所展出的林寿宇作品

 

在同年10月举办的CIGE博览会上,台湾家画廊所举办的林寿宇个展也不出意料地得到了众多内地藏家的响应。家画廊的总监王彩玉当时惊讶于本地藏家对林寿宇的深入了解,“有些藏家认为林寿宇的价值甚至比赵无极和朱德群还要大。大陆藏家的眼力都非常好,眼力都锁定在最有代表性的一些作品上。”

从图表-1的数据统计中,我们也能可以看到林寿宇市场在2015年的爆发市场成长。不仅上拍量较往年明显上扬(其中半数在香港,其他分别在北京和伦敦),其画作《1964年1月》也在香港邦瀚斯以184万港元成交,首次突破百万元。

 

林寿宇《画作1964年1月》2015年10月在香港邦瀚斯以184港元成交,首次实现价格突破

 

林寿宇《1967年1月》油彩 铝 画布 127.7×127.7cm 1967 年作 2018年保利香港成交价:767万港元

 

此后林寿宇的成交总额和个人拍卖纪录不断刷新,同时由于拍卖行投入更大力度的挖掘,从欧洲市场带回了许多林寿宇重要作品,并在2018年春季集中上拍,使今年林寿宇行情再次出现一轮飞跃式的成长。2018年春季成交的16件林寿宇作品中,有13件尺幅大于1㎡,其均价超过300万元,单季成交总额超6000万元,这一数据超越了其以往十年的成交总和。

 

林寿宇二级市场成交TOP10

 

从目前二级市场的成交作品来看,林寿宇最受市场欢迎的作品为1958-1970年代期间的作品,其中1960年代的“绘画浮雕”系列作品占绝对优势,占总成交的65%以上,并有17件作品超百万元成交,单件均价在百万元以上。

 

林寿宇各时期作品成交数据

 

此外,2018年林寿宇个人拍卖纪录也被连续刷新4次。其中在2018年春季,香港佳士得和富艺斯夜场中各有一件以514万港元成交。6月,一件2017年在伦敦佳士得以11.25万英镑(折合人民币99万元)成交的《1959年12月12日》,时隔一年后在台湾中诚上拍,被众多藏家争抢至3184万新台币(折合人民币689.2万元)成交,再度创造了林寿宇个最高价。而到了秋季,香港蘇富比以912万港元成交的林寿宇《12.12.63》,再度将其拍卖纪录提升了一大步,逼近千万级。

 

林寿宇《1959年12月12日》在2018中诚春拍以3184万台币成交,是最新的林寿宇拍卖纪录

 

反观一级市场,2015年,林寿宇较大尺幅(1㎡以上)作品的报价便已超过二千万台币(折合人民币390万元),而最近的开价更是早已突破3000万台币,显示出藏家对市场新热点以及优质作品不遗余力的争夺。

对于林寿宇的热度,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门主管张丁元解释:“随着亚洲藏家对抽象了解的逐渐加深,当赵无极、到朱德群已经到了较高程度,很多藏家会对下一个阶段的艺术价值提前预判,林寿宇便是华人抽象收藏的一种延续。这也充分反映了当下市场的成熟性,他们不会盲目去追,去会寻找下一个价值所在。”

而资深藏家刘太乃则认为,从作品本身来看,林寿宇的风格偏重于“战后冷抽象”,与华人语汇没有太大关系。对于收藏家来说,现在藏品的检验标准是能否在美术史站得住脚,换言之,“美术馆会不会要你的东西?我想对于林寿宇的作品,美术馆是不会拒绝的。在早期留英艺术家的板块,只有两位,李元佳和林寿宇,他们的价格都在二级市场得到了很好的反馈。

但是从市场表现来看目前很难把林寿宇和常玉或赵无极相比。因为常玉和赵无极有很多的时间积累和展览梳理,林寿宇目前还没有完整的展览,所以不太可能短期内就上升至常玉或赵无极。在我看来目前林寿宇作品的价格反馈是市场行为,而不是美术史的行为。未来是否会成为常玉、赵无极之流,就看会不会出现更有钱、更喜欢林寿宇的藏家和机构了。

Copyright Reserved © 2018 江苏旭宝轩艺术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34477号 技术支持:昆山网站建设

一键拨号 一键导航

在线鉴宝

姓名:*

地址:

电话: *

E-mail: *

内容:

请输入证书编号和证书查询码进行查询!

证书编号:

查 询 码:

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