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能学到格雷厄姆的哪些智慧?

这本书很好的融合了格雷厄姆《证券分析》《聪明的投资者》等经典作品的观点,加入了多位卓有成就的价值投资者实践并改进的具体做法。整本书的结构明晰,通俗易读,可以帮助投资初学者更好的理解资本市场的运作特点、规律以及风险。

挖掘被低估的股票,并以最小的风险找到隐藏的成功机会。这在几十年前还被认为是投资行家秘而不宣的机密,但现在早已不再神秘。投资大师本杰明·格雷厄姆在《证券分析》、《聪明的投资者》详细解析了这一秘密,而他曾经的助手、一生的好友沃伦·巴菲特更是应用于被称为价值投资的法则,成为世界首富。

有意思的是,因为价值投资的法则,叙述起来太过简单。而《证券分析》、《聪明的投资者》的篇幅又实在太长。至于巴菲特本人每年都要撰写致股东的信,虽然反复阐释价值投资的应用心得,但人们似乎缺乏足够的耐心去理解、领会(也就谈不上有效运用)该法则。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格雷厄姆的《证券分析》等作品,往往是在行情不好的情况下才会走俏,人们似乎只有在那时才会承认仅仅凭借自己的直觉、经验和“小道消息”,并不足以驾驭市场竞争以及外界风险和不确定性。而在股市走好时,上述作品的销量就要少得多,因为投资者通常难以区分运气和投资眼光、分析技术,此时更倾向于高估自己的投资能力,也迫切希望找到能够短平快获取收益的方法,对于看上去收益更慢的价值法则就不是那么感兴趣了。

机械工业出版社近日再版了美国著名的财经畅销书作家珍妮特·洛所著的《格雷厄姆经典投资策略》。这本书很好的融合了格雷厄姆《证券分析》、《聪明的投资者》等经典作品的观点,加入了多位卓有成就的价值投资者实践并改进的具体做法。整本书的结构明晰,通俗易读,可以帮助投资初学者更好的理解资本市场的运作特点、规律以及风险。对格雷厄姆、巴菲特等人秉持的价值投资法则的学习和领会,也将让投资者逐渐懂得对市场和风险抱以充分的敬畏,摒弃那种依照小聪明和“小道消息”制胜的错谬认知。

全书开篇就指出,价值投资可以说是最简单、最直观的投资方法、思路,也就是说,依照这种方法,购买股票与尝试买房、购买正在经营的商店很相似。我们如果要买一家商店,必须考虑这样商店的财务状况,经营者有没有隐瞒重大风险以及债务,购买价格是否涵盖了建筑物和土地价值?商店所在区域,是否足以提供较为稳定的目标顾客?而如果以投资为目的买房,显然需要了解所在城市的房地产市场以及政策内容、走向,还有房产所在区域的二手房行情、租金行情,等等。

当然,价值投资方法尤为适用于那些管理资金规模较大的投资人。但并不是说个人投资者就不能使用这一方法。《格雷厄姆经典投资策略》书中指出,格雷厄姆强调的三大关键概念,也是巴菲特经常在伯克希尔公司的年报中谈及的理念,分别是:正确的态度、安全边际的重要性、内在价值,这些完全适用于个人投资者。说到正确的态度,就不得不提格雷厄姆对于市场择时一说的强烈排斥,按照其观点,任何完全依赖对于未来市场的涨跌预测做出的决策,都是投机行为。虽然这种说法有些绝对化,但联系到行为经济学家对于投资者交易决策与结果所进行的观测分析,我们必须意识到,哪怕是模型分析、直觉、经验所得出的市场择时,很难真正成为科学化的决策,而更多的近于运气。

尽管部分分析机构热衷于挖掘上市公司财报以外的信息和数据,但实际上,许多投资者恰恰是因为忽视了财报上的信息内容,从而造成了对于公司重大风险、问题或是增长潜力的忽略。《格雷厄姆经典投资策略》书中解析了根据财报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等报表信息,得出公司投资潜力、运营风险的方法。尤其是在研究利润表时,投资者应当从会计、业务、投资三个角度来看待盈利。会计角度,重点是要分析利润表数据的真实性,以及其是否公正反映公司情况;业务角度,也就是要找出盈利数据与公司未来收益的关联性;而投资角度,主要从利润与股价的关系切入。投资者有时看到的所谓“妖股”,其实很多是通过出售资产,或是核销潜在债务、事件造成的一次性损失在账面上体现的,这些应当从盈利数据中剔除。按照格雷厄姆的观点,出售资产除非与修复资产基础、削减债务、改善公司未来盈利有关,否则所产生的当时盈利,其实都只是个欺骗性的数字罢了。

选择股票,很大程度上就是对某家、某些公司的现任管理层投信任票。《格雷厄姆经典投资策略》书中强调提出,投资者无论是机构投资者还是个人投资者,都可以借鉴巴菲特及其合伙人查理·芒格的做法,以公司管理者是否以所有者的方式来思考、决策和行动为标准。而衡量公司管理水平的方法则可以通过分析公司的增长率、税前边际利润、投资资本的盈利状况而得出。书中还强调指出,对某个公司、某只股票“投信任票”,必须仔细推敲其财务数据。推动股价上涨的是公司的未来收益,但市场情绪往往是基于当前数据,这意味着错误、过量、过度的操作。并且,无论监管如何严密,都应意识到,盈利数据都仍然可能经过了精心的会计手段粉饰。

要通过投资获得可观回报,依照格雷厄姆的观点,就在于投资者能够并愿意付出多少努力。格雷厄姆将投资方式作为防御型和进取型,前者的特征是维护成本低、安全度高,后者则积极监控和管理其账户。无论如何,价值投资都需要寻求稳健。两只股票的基本面非常相似,难以抉择时,格雷厄姆更倾向于选择规模更大、更成熟的公司,这种做法与而今许多投资者更热衷选择所谓的新兴“独角兽”公司的股票大相径庭。实际上,成长迅猛的企业的不稳定性本身更为突出,而且往往处于新兴的、竞争形态和风险特征尚未明朗的行业领域。因此,包括巴菲特在内,价值投资者通常会倾向于对“独角兽”采取观望,哪怕因此错过所谓的风口红利。

股市震荡甚至行情出现剧烈下挫,这是多数投资者所不愿见到的。但投资者也必须明白,下行周期也是股市周期的一部分,“市场永远无法摆脱先过热,然后矫枉过正的倾向。”价值投资者在内,各种投资者要获得成长,懂得在合适价位买入合适的证券,都源自对股市周期规律、市场规律的尊重。而且,价值投资者往往正如巴菲特所说的那样,在市场处于底部时果断出击,买入被低估的优质股票。

郑渝川:资深书痴,买书如山倒,“剁手”频率高。书评、时评作家,现居成都。千余篇书评见于《深圳特区报》《信息时报》《广州日报》《上海证券报》等国内多家报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