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教父格雷厄姆的灾难:败于追高死于抄底终于杠杆”

作为价值投资理论的奠基人,格雷厄姆对后来众多的投资大师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格雷厄姆——纽曼公司”的年均收益率不低于14.7%,高于同期股票市场12.2%的整体收益率。

失控的乐观会导致疯狂,而疯狂的一个最主要特征,是人们很难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价格波动对真正的投资者,只有一个重要的意义,当价格大幅下跌时,市场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购买股票的机会。而投机者的主要兴趣在于预测波动,并从市场波动中获利。

自己的证券分析价值策略,已经找不到优质投资标的了。这个策略在40年前回报率非常高的。但是,今天环境市场已经改变了。

别在这里空耗时光了,你应该赶紧坐火车回纽约去把股票都卖了,清偿掉债务,然后做你该做的事情。

所谓的底部一再被跌破,那次大危机的唯一特点是一个噩耗接着一个噩耗,糟的越来越糟。

格雷厄姆的这一次重大失败不单单是由股灾造成的,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抄底,还是带杠杆的抄底。

因此,投资者必须始终在评估价值有较大折扣的基础上进行投资,以对冲预测和评估中不可避免的错误。

如果买的便宜,你就不太可能亏钱;你无法控制一项投资的未来,但你可以控制所付的价格。

投资就是价值回归或者价值发现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投资者通过财务分析,找出被低估的股票并持有,然后耐心等待到价值被发现的时刻,当股票价格回归到应有的价值时,投资者可抛售获利。

格雷厄姆联合基金的骄人业绩,既不是来自恶意炒作,也不是源于幕后操纵,更不是跟风投机的结果,而是完全依靠价值投资。

“你们根据什么如此认线个百分点的年平均收益率,而股票价格在第一年上冲了40个百分点而在第二年下跌了20个百分点?”

如果有一支股票每年的盈利增长率为1 5个百分点,这是非常高的盈利,不过我们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只要市盈率保持现有水平,购买者能够得到1 5个百分点的回报,如果有红利的话再加上红利。

这样的收益对其他的投资者也是很有吸引力的,所以他们也会想要拥有这支股票。于是,其他的投资者购买这支股票,这样,股价和市盈率就会被抬高。

这使得股票价格的上涨超过1 5个百分点,这支股票的吸引力就更大了。既然更多的投资者被可能有的回报率诱惑,股价就会脱离其基本价值而上涨,这样就产生了泡沫。

换句话说,如果人们买入时价格较低,股价会上涨,人们会觉得满意而继续购买,股价就会继续上涨,如此循环。然而事情不会永远如此。股票价格会上涨得过多,但不会永远上涨。

聪明的人用不需要聪明脑袋的方法赚钱,不聪明的人用需要聪明脑袋的方法赚钱。

根据一个古老的传说,一个聪明人将世间的事情压缩成一句话:“一切都如过眼云烟”。

1956年,这位在华尔街奋斗了42年的白发老人,在经历了大风大浪之后决定隐退。

他崇拜金钱,在他眼里,生活成功的主要标志就是能大把大把地赚钱,大把大把地花钱。

我生命中所享有的快乐至少有一半来自于精神世界,来自于文学和艺术中的美好的事物和文化。

每个人都可以几乎免费地享受这些,只是需要有起始的兴趣和一点点努力来欣赏展现在你眼前的这许多财富。

如果可能的话,把初始时的兴趣变成持久的努力吧。一旦你发现了生命中的文化所在,千万别让它溜走。

最后,他的两本书《证券分析》和《聪明的投资者》是每位做投资者必读的经典之书。

格雷厄姆认为,市场并非一个能精确衡量价值的“称重计”,相反,它是一个“投票机”。

证券分析并不是为了确定某只证券的内在价值,而是为了证明其内在价值是足够的。

定性因素在核定内在价值时是非常重要,但是再重要也不能凭空猜测,一切脱离事实的臆想必然成为冒险投机,进入到一种靠感觉投资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对股票估值是极其危险的。

“安全边际均体现为以低于分析师所衡量的最低内在价值的折价出售股票”。这就是巴菲特所说并被无数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以40美元买进1美元的东西。

格雷厄姆将此称之为“物超所值的个股策略”,目标就是努力寻找价值被低估的股票。